丝瓜app免费录像

> 女总裁的上门龙婿

龙隐看着眼前的白崇山,许久没见,他发现白崇山没有了当初见他时候的意气风发,只有满脸的憔悴。

看样子,这段时间过得不太好啊!

龙隐淡淡地询问道:“白长老,何谓武盟的律令?”“是谁?我武盟的事情,和有什么关系?”白崇山毫不客气地喝问道,“姜长老,乐长老,们带着外人,来我刑堂到底想要做什么?难道们想要勾结外人,对付自己

人吗?”

姜耀辉和乐天继续报以冷笑,懒得去搭理白崇山。

勾结外人?他们是拥护盟主。

面对白崇山的质问,龙隐立刻亮出了龙渊剑,看着白崇山淡淡地说道:“白长老既然那么维护武盟的律令,应该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吧?”

“龙渊剑在手中?到底是谁?”白崇山大惊失色。

这么多人一直在寻找龙渊剑,没想到现在就在他面前?

而刑堂的其他人,也是神色大惊,注视着那把龙渊剑。

盟主终于出现了?

森女系美女格子长裙白净面孔户外唯美写真图片

“我是谁?”龙隐反问白崇山。

白崇山沉默了,片刻之后,他才断然说道:“我作为执法长老,还掌管刑堂,想要让我支持,必须得让我知道的身份。”

“我的身份,还是不要让太多人知道为好。”龙隐严肃地说道,“不觉得周围人多嘴杂了一些?”

白崇山环视了一眼,尤其是注视了姜耀辉和乐天一眼,吩咐道:“公治乾、古振宇留下,其他人退开!”

乐天立刻在旁边介绍道:“盟主,公治乾是刑堂堂主,刚进入十重天,古振宇是副堂主,实力在九重天巅峰。”

龙隐点了点头,难怪白崇山敢带着两个人面对他们。

看样子,刑堂的人虽然少,这里面还是有高手的。

“其他人已经退开了,现在该露出的身份了吧?”白崇山凝视着龙隐询问道。

他倒要看看,这个戴着面具的人,到底是谁。

龙隐倒是没有啰嗦,不但把面具摘了下来,还遮蔽真容的巫术给撤销了。

“原来是?”白崇山大怒,“何德何能,居然想当我武盟的盟主?”

他对龙隐早就有看法了,再加上龙隐和武盟的恩怨,他心中对于龙隐是非常排斥的。

“我有龙渊剑在手!”龙隐微笑着回答道。

白崇山怒喝道:“肯定是上次来武盟的时候,偷走了龙渊剑。要不然,龙渊剑怎么可能在手中?现在,立刻把龙渊剑还来。”

“这么说,是不准备承认我这个盟主,也不准备承认武王的决定了?”龙隐正色反问道,“身为执法长老,就是如此掌管律令的?”

“正因为我是执法长老,我才要严格执行武盟的律令。”白崇山更是愤怒,“在飞霞山杀害我武盟人员,在青叶山庄重伤我武盟大长老的事情,我都给记着呢!

对于这样的人,怎么有资格来担任武盟盟主?以为把龙渊剑偷到手,就是盟主了?公治乾、古振宇,随我拿下这个凶徒。”

云汐一展赤霄刀,拦在了龙隐面前,严肃地说道:“龙渊剑,是他从武王手中接过来的。”

“我还说盟主给我的呢!”白崇山冷笑不已,“我拦住她,们去拿下龙隐。”

“应该最清楚说的那些事情是怎么回事,作为一个执法长老,我对的行为感觉很失望。

武盟的刑堂都是这个样子,难怪武盟乱七八糟。”龙隐瞟了白崇山一眼,看向旁边的古振宇和公治乾,缓缓地问道:“们呢?们也要跟他学吗?”

公治乾和古振宇皱着眉头,沉默着没有说话。

龙隐神色也变得严峻起来,冷冷地说道:“过去的武盟是什么样子,我想大家都清楚,我也不想多说。但是,我既然成了盟主,那就绝对不能再让武盟呈现出现在的局面。

武盟要改变,从根源开始,也就是从法纪开始。

白崇山身为执法执法长老,带头违背武盟法纪,实在不该。姜长老、乐长老,现在是看们表现的时候了。现在,把白崇山拿下。如果白崇山敢反抗,杀之可以。”

姜耀辉和乐天立刻神色一振,齐声说道:“是!”

两人答应一声,齐齐冲向了白崇山。

“们敢!”白崇山大惊失色,“们身为武盟的长老,居然敢勾结外人,难道是想要反叛吗?公治乾、古振宇,立刻传令刑堂,把他们统统拿下。”

可是,公治乾和古振宇神色犹豫,一时间没有行动。

龙隐悠悠地说道:“今天,刑堂必须整顿完毕。如有反抗,立刻杀掉。一人反抗杀一人,整个刑堂反抗,杀部。放心,我组建出来的刑堂,一定和现在不一样。”

内心本来就犹豫的公治乾和古振宇,顿时觉得心中一寒,不敢再动。

他们看到龙隐连姜耀辉和乐天都带来了,谁知道龙隐还准备了多少人?

而且,都对白崇山动手了,这还不说明决心吗?

龙隐瞟了一眼不动的公治乾和古振宇,扬声对白崇山说道:“给个机会,现在放弃抵抗,免死罪!”

“呸,们这帮乱臣贼子,武盟交到们手中,就完蛋了。”白崇山犹在奋力抵抗,“们等着,其他长老很快就会支援过来,到时候把们部拿下问罪。”

虽然姜耀辉和乐天都是十重天,但是,白崇山也是十重天,不可能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。

想要拿下白崇山,不花点时间是不可能的。龙隐摇了摇头,哼道:“真是冥顽不灵?公治乾、古振宇是吧?们执掌刑堂,应该知道白长老很多的事情吧?平时们监督不力也就算了,现在就看着白长老继续破坏武

盟法纪吗?”看到龙隐冷峻的表情,公治乾急忙说道:“白长老,飞霞山的事情,分明是和大长老暗算当时的盟主,以为我不知道吗?我早就看不惯的行为了,奈何武王信任大长

老,又是大长老的心腹,我拿没有办法而已。

武王把武盟交到盟主手中,居然还敢违抗盟主的命令,我看是想要叛乱,简直是死有余辜。”

他也扑向了白崇山,三个十重天围杀白崇山。白崇山的结局,已经注定了。